媒体视角

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视角

2013-01-05 641 字号: 分享
  人物檔案︰ 崔根良中國通信企業協會主任委員、中國線纜商會輪值會長、海峽兩岸光通信產業聯盟副理事長、江蘇省十屆政協委員、江蘇省工商聯副主席、江蘇省慈善總會副會長、亨通集團創始人,先後榮獲全國勞動模範、通信產業年度人物、中國光縴光纜30年風雲人物,中國光電線纜行業領軍人物、中國信息產業年度經濟人物、中國信息產業十年風雲人物等,連續八次隨同國家主席出席APEC峰會。   
 
    他信守產業報國理念,打破國外技術封鎖,打造了我國唯一擁有光棒核心技術和自主知識產權的民族企業,搶佔了行業制高點,支撐起了中國通信行業的“脊梁”。
 
    他認為,大企業搞研發,既是責任也是義務。
 
    他求賢若渴、視才如命,匯聚了行業內的諸多重量級人物。
 
    要寫崔根良,得從光棒說起。
 
    “這不是利益問題,關系到我們如何在世界上立足!”
 
    當崔根良6年前做下那個自主研發光棒的決定時,很多人都睡不好覺︰
 
    他的管理人員睡不好,因為風險大,國內同行失敗案例比比皆是,而且投資巨大,這一花就是6個億;
 
    他的科研團隊睡不好,事實證明確實如此,為沖上世界通信技術頂峰,200多名研發人員,屢試屢敗、屢敗屢試,熬了1500多個日夜;
 
    外國人睡不好,盡管當時處處受到國外“封鎖”的崔根良是從零開始,但之前他已經將我國光縴價格拉低了近90%;
 
    他自己當然也睡不好,因為專家院士們告誡他,國內從上世紀70年代就研究,國家花了不少錢,但最終還是沒能拿下,什麼時候能搞出來根本沒底,沒必要冒險。
 
    但崔根良決心已定,“光通信核心技術受制于人,看人臉色談何發展?中國沒有光棒將危及光通信產業健康發展,這不是利益問題,而是關系到我們如何在世界上立足!”
 
    光棒即光縴預制棒,是制造石英系列光縴的核心原材料,是光縴通信的核心技術產品。在整個光通信產業鏈中,光棒集聚了70%的利潤。
 
    但長期以來,這項核心技術一直被美國、日本等國牢牢掌控,造成國內90%以上光棒依賴進口。“現在60元每芯公里的光棒,當時從國外進口要1000元每芯公里!”崔根良告訴記者,正是這根“卡脖子”的棒,使中國廣大光縴用戶不得不承受高額的消費負擔。
 
    2006年,崔根良力排眾議,實施6億元光棒研發項目。接連幾個月帶隊到世界各地考察,但當時無論研發設備、試驗材料,還是工藝、路線、參數,國外對中國全部實行封鎖,崔根良和其團隊只能從零開始。
 
    終于,2010年的一個清晨,崔根良在車間親眼看到了自主研制的第一根光棒,後只淡淡說了句︰“今天我可以睡個安穩覺了。”
 
    隨著光棒的研發成功,價格再次被拉低近40%,這為百姓光縴到戶創造了極有力的條件。
 
    正是崔根良的果斷決策,使亨通成為中國唯一掌握光棒尖端技術及自主知識產權的民族企業,打破了國外對中國的封鎖。此後,在崔根良的主導下,該企業相繼完成了光棒產業化流程設備、制造工藝及軟件控制的自主研發,從80毫米向120毫米、150毫米、180毫米、200毫米大口徑及大長度預制棒及配套拉絲技術不斷沖刺。
 
    目前,其光棒產能已佔國內市場的四分之一,並實現向高端產業的轉型,為我國光通信發展贏得了主動權,使中國在全球光通信領域擁有了話語權。
 
    “其他方面可以省,但科研投入一分也不能省”
 
    “必須要有殺手 ——產業核心技術與自主知識產權。”崔根良說,企業不僅要面對國內數千家企業同質競爭,而且還要與世界級巨頭展開搏擊。
 
    也正因此,“科技創新貫穿始終”成為崔根良發展決策的主旨。
 
    研發光棒僅是創新的一個縮影。喜歡上網下載電影的人大概並不知道,目前市面上使用的普通五類電纜,傳輸頻率為每秒100兆。由于網絡中各種設備與關卡阻礙,真正能享受到的速度大打折扣,下載一部600—700兆的電影需要近半小時。而崔根良主導研發的七類電纜,傳輸速度是普通電纜的6倍,理想狀態下,下載一部600兆的電影只需1秒鐘。
 
    崔根良對科技研發和自主創新的重視程度與日俱增,目前,研發費用佔其營業收入比重達3.5%以上,每年獎勵科技人員經費就超過2000萬元。
 
    關于創新發展歷程,崔根良深有體會︰“創新研發總是有風險的,在成功之前,其實就像爬山,越往上走,困難越多,心里可能也越沒底。但在我看來,大企業搞研發,既是責任,也是義務;既是應對自身的發展需要,也是為其他中小企業作出表率。”
 
    “其他方面可以省,但科研投入一分也不能省。”在崔根良的創新戰略的指導下,FTTH抗彎曲高強度單模光縴產業化項目填補國內空白;風能發電、核電等特種電纜技改項目得到中央資金資助;國內規模最大、電壓等級最高的超高壓及海纜生產線建成……
 
    近年來,崔根良看準國家發展戰略,一大批高科技產品“上天入地,鑽山過海”,應用到高鐵線、高壓輸電網、石油平台、衛星發射基地、三峽大壩、首都大劇院等尖端領域和國家重點工程,“目前已形成‘光棒——光縴——光纜——光器件’的完整產業鏈,並實現由單個產業鏈向多個相關產業鏈的轉型發展”。
 
    “1億元!這不是投入,是信任”
 
    崔根良重才愛才,尤愛科技人才。
 
    有個小故事。1994年,崔根良引進了第一個大學生,為了讓來自湖北、听不懂江蘇吳江本地方言的大學生消除在異鄉的陌生感、盡早融入,崔根良要求員工在廠區內盡量說普通話。
 
    有個大數字。李蘇明原是上海電纜所研究員,國字號科研機構技術專家。認識崔根良,純屬偶然。1998年,崔根良帶團赴日本購買設備,需要一個既懂專業又懂日語的專家隨同翻譯。經人推薦,李蘇明與崔根良見了面。
 
    在日本期間,李蘇明發現崔根良對專業知識非常熟悉,兩人因此經常攀談,結下了友誼。此後,在與日方公司談判的過程中,李蘇明放開膽子討價還價,並運用專業知識迫使日方讓步,爭取到了很多優惠。崔根良看在眼里,記在心里。
 
    回國後,李蘇明還把上海業內的一些信息告訴崔根良,並對其在上海的發展設想提出了建議。崔根良見李蘇明是個難得的人才,便誠邀其加盟,並拿出1億元請李蘇明主持創辦上海亨通公司。1億元!李蘇明傻了,“崔根良居然這麼看重自己。1億元!這不是投入,這是信任。”
 
    副總經理李自為,對崔根良的愛才是感同身受。“1994年,當時我在廠里負責設備安裝和維護。有一次,專家組來廠里實施一項重要的技術認證。隔夜,卻因為操作失誤,我燒壞了自己剛修好的設備電路板,以致影響了第二天的專家組驗收。”李自為說,正當他內疚自責,準備卷鋪蓋走人時,是崔根良極力挽留了他這位廠里最早來的大學生之一。
 
    崔根良制定“引得進、留得住、育得出、用得好”的用人方針,以“打造一代比一代強”的團隊為目標,一個個網羅線纜世界里的精英。他提出“以用為本”、“有作為就有地位”、“賽馬不相馬”的用人理念,推行崗位競聘制、述職評議制等優勝劣汰機制。
 
    崔根良就是這樣求賢若渴、視才如命。從擁有第一個本科生、第一個名牌大學畢業生到第一個研究生、第一個總工、第一個教授級高工、第一個MBA、第一個海歸,再到匯聚行業內諸多重量級人物,無不凝聚著崔根良的心血。
 
    如今,在其人才隊伍中,中高級職稱人數已超300人,碩博士學歷的突破100人,還有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省部級工人發明家、勞動模範等頂尖人才30多名。
 
    ■背景閱讀
 
    1991年,崔根良臨危受命接手時,面前只是一個負債百萬元、僅有幾間破廠房和淘汰機器的七都農具廠。通信兵出身的崔根良,打算做通信電纜這個行當。
 
  如今的亨通集團是從事光縴光纜、通信線纜、電力電纜、光器件生產和制造的國家大型企業,擁有包括2家上市公司在內的34家子公司,產業遍布全國八個省,產品遠銷8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中國企業500強、中國電子信息百強、國家級創新型企業。2011年該企業銷售突破200億元,實現了金融危機以來的逆勢增長。
 
   他從引進到消化,從制造到創造,成功打破了國外技術封鎖,使亨通成為中國唯一擁有光縴通信核心技術及自主知識產權的本土企業。20多年來,崔根良完成了從退伍軍人到線纜大王的轉型,從本土領先向國際領軍人物的跨越。
(科技日報)
本篇文章来源于 科技网|www.stdaily.com
原文链接:http://www.stdaily.com/big5/kjrb/content/2012-12/07/content_548874.htm